您的位置:首页 > 离婚官司 > 正文

深圳婚姻律师|别让暴力摧毁你的家2

作者 youhua浏览 发布时间 2019-08-15 09:51:28

庇护中心遇冷家暴介入难,小编了解到,河南省郑州市早在8年前,就成立了郑州市家庭暴力庇护中心。然而,家暴庇护中心却遭到冷遇,8年来,入住者只有两人。反家暴介入机制为何遇冷?
 丁某介绍说,目前家暴的救济途径有三种,受害人可以请求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以及受害人所在单位制止、劝阻、调解;受害人有权要求公安机关予以制止以及对施暴者予以行政处罚;受害人可以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提起自诉或者由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在她看来,这三种方式都有其缺陷。家庭暴力发生在夫妻和其他家庭成员的共同生活中,基本与家庭成员之间亲密血缘关系和暴力行为较多发生在家庭住所这一私密空间,故带有隐蔽性和隐私性。民间调解组织基于双方当事人对其的信任进行调解,并不具有法律强制力,而调解过程中调解人碍于家暴属于家庭纠纷,可能涉及当事人私隐,并不会过多涉及其深层次原因,因此调解往往治标不治本,当事人返家后可能又会出现家暴。
 “向公安机关报案,属于比较及时的救济途径,但是一般家暴中施暴行为尚未达到治安拘留或刑事拘留的程度,公安机关无法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最终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只能以调解的方式化解。”丁某说,提起自诉或者由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属于事后救济行为,而对暴力行为发生前和发生过程中缺乏及时、有效阻断的法律救济。家暴自诉情况非常少见,也是基于受害人考虑到社会影响、经济、孩子等各方面因素考量,从而选择忍气吞声。即使案件来到法院,也存在两个问题。首先证据不足,由于家暴不是偶然发生而是长期存在,受害人缺乏收集证据的法律观念,有时收集的证据在法庭上不具有足够的证明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当事人维权的主动性。另一方面即使法院对施暴人发出了人身禁止令的裁定书,在执行上存在不足,影响了裁定的有效性。
 “实施保护令制度的配套措施不足导致对受害人保护不力。”胡某也表示,保护令通过限制加害人行为并为受害人提供保护性救济而增强受害人的安全,从而对家庭暴力的受害方实施保护。自2008年8月6日江苏省无锡市崇安区法院发出第一份人身保护令,裁定禁止被申请人许某殴打、威胁妻子陈某以来,湖南、重庆、广东等地都作出了尝试。虽然人身保护令改变了当事人双方之间的力量对比,体现了公权力对家庭暴力的干预,但现阶段保护令在各地防治家庭暴力中发挥的作用尚十分有限。从2010年11月,安徽省合肥市基层法院试点“人身保护令”以来,涉及“人身保护令”的案件很少,合肥市的个别基层法院甚至从未接到这方面的咨询和申请。
  创设反家暴社会系统
 “防治家庭暴力的核心在于创设多机构参与、相互配合、协作的反家暴社会系统。”丁某表示,由于家庭暴力的隐蔽性、复杂性、危害性以及被害人求助时的困难,除了受害人加强自我保护外,应主要从司法部门的协作入手,法治与社会机构相协调,形成共同防治家庭暴力的网络。
胡某建议,应完善保护令,打造反家暴的利器。人身保护令能够实现法院、公安等公权力对私生活的有效介入,对反复实施家庭暴力的情况建立较为彻底的应对机制,是反对家庭暴力的一项利器。
丁某建议,应构建专门的反家庭暴力援助中心,建立司法部门协调网络。当前主要处理家暴的部门包括妇联、公安、法院、检察院等部门,加强各部门之间的联动,对处理的家暴情况一律实时录入协调网络,各部门能够共享该家庭暴力情况,一旦发生涉及该家庭情况,能够从网络调取相关文字、照片等数据,加快案件的处理。
“给予医院、老师等监督举报权。最近南京发生的虐童案件,最早发现这个情况的是受害学生的老师,但由于老师没有相应的权力,于是只能通过放到网络上引起社会和有关部门的注意。医院的医生是第一时间接触家暴发生后的人,而老师、妇联工作人员又是受害人接触较为密切的人,这些人往往也是容易发现家暴情况的第一人,那么如果法律赋予这些人以强制监督举报权,就能第一时间发现情况,从而有效阻止家暴继续或者升级。”
 

法律咨询电话

181-2479-9334

律师在线